黄不垃圾绿

随缘更新

码首诗

我如今仿佛身处最初的混沌里
我如今身心俱寒
我的身躯被篡夺
我的大脑正被人操纵着
让我的嘴说出非我本心的话

但我发现我的身体里还有不屈的细胞
他们是清醒的,卑微的同时
也在卑微的反抗着
反抗着谁
自我,是我自己,也不是。

最欣赏太极
阴阳互相吸引又互相制约
我想如果两条白鱼或黑鱼遨游在混沌里
它们就一定会破灭
它们一定不应该存在
这个世界,阴阳定则
我的大脑说。

最向往太阳
认为月亮不值一提
它不过是太阳的附属品
厚颜无耻的反射阳光
又希望自己可以如同太阳一般
赋予万物生机
世界自然不会嘲笑月亮
世界告诉月亮
万物皆值得尊重,你也如此
话虽这么说,但也只做于此。
我的大脑这样行动着。

我的身体说着别人的话
做着别人的动作
“我”禁锢“我”思想的开放
它告诉我身体里那些清醒的细胞
它们任何一个不恰当的行为、言论
都能够导致它们被抹杀掉

但我是一个人啊
我有权拿回我的身体
我不甘于屈服和盲从
我不害怕前路有坎坷
我知道我背负着应当背负的责任
或者说你我皆是。

每一次的失败都不可能让我退缩
因为我明白
当上帝赐给我荒野时
就意味着
他要我成为高飞的鹰。

在我学会高飞的路上
我必然需要强化我的身体
我的大脑必然需要加强对身体的控制
一切的目的都是变得强大
为了这个目的
我身体里的细胞失去了自由
真正沦为了工具
但我知道它们在身体里又是不同的

你这个在墙角里昏睡不醒的人
又如何能和我这个拿着“自然的枪支”
跳着生命的芭蕾的人相提并论。

评论(4)

热度(5)